登 陆 注 册

  • 《以神之体,爱你,灌篮》1、再聚首,作者:早阳非
  • 大主宰 大圣传 完美世界 择天记

  • 玄幻小说
  • 修真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侦探小说
  • 网游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小说
  • 其他小说
  • 就去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以神之体,爱你,灌篮 > 1、再聚首
    关灯
    护眼
    字体:

    1、再聚首

        “奇怪,为什么我这么平静,我不是应该激动不安吗”站在一丛树后头,她深深地怀疑自己。

        她回来了,也找到了那个人,在一个陌生城市的一个陌生花园里。那人就在离他10米不到的椅子上。

        可那人是他吗打眼看过去,和16年前很不一样啊。

        虽然还是丹凤眼高鼻薄唇白肤,可外在打扮上完全陌生化了。首先总长到盖住眼睛的柔顺长发不见了,换成了精干的短发,还穿了白衬衫,棕色薄风衣,看上去雅致有范,掩映在绿树下,被清风吹拂着,像一幅画,又像一个经常出现在广告画面中的人生赢家,和他以前穿套头运动衫那样形成鲜明对比,好像两个世界的人。

        所以,真的是他会不会是别人,只是刚好长相相似想到这儿,她的心才开始后知后觉地地“砰砰砰”跳了好几下,万一真不是他,她得跑回神奈川从头再找起,很麻烦的,尤其在她现在又一无所有的情况下。

        可她是循着他的脑电波特有的频幅回来的,不可能会错再说,每个人少年和成年样子总是会有差距的,否则怎么对得起过去的时间对,就是这样

        她继续偷着看他,只见过去5分钟,他面无表情地依着椅背,纹丝不动,像个英俊的人形摆设。

        那一发呆就被定住似的习惯确实像他的风格,应该就是他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猛地从树丛后面冲出来,先是慢慢地走了几步,接着就不由自主地小跑起来,距离他不到2米的路程时,她一张口想叫他的,却先被干冽的空气呛了一口,等满口满肺的生窒缓过去,她才满怀欣喜又紧张地喊了出来,“流流川,流川”

        那人一直望着远处发呆,好像没听到她,或者跟他无关,所以没反应她的心凉了一下,停下小跑的脚步,想了想,慢慢再向他走近几步,才提高音量大喊了一声,“流川枫”

        他终于有了反应,狐疑地动了动头,同一时间,那人对面的树丛里突然走出来一个女人,向那人走过去。

        一看到那女人,她整个人都僵了,浑身血液仿佛停住了流动,然后心开始不控制地往下落。

        那女人长发微卷,穿了一身杏色连身裙,面目明艳,是个美人,和她的噩梦中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那女人好像也是被她这一声喊惊到才走出来,她先看了下四周,才直直走向男人,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笑着说了句什么。

        那男人并没有回应,只是不断转头扫视四周,等转到她这边时,他本来是熟视无睹地扫过的,但不到一秒,他迅速转回视线,盯住了她。

        再看了两秒,他猛地站起来,一脸不敢置信。

        她的心还在往下落,但她咬着牙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那个女人身上转移到男人这儿,他真的是流川,是成年了的流川。

        过了16年,虽然他人还是白,但人变高,肩变宽,甚至脸型轮廓也变大加深,给人的感觉就从内到外都不一样了。以前的他是少年人故意高傲装强大,但现在他,尽管眉眼依然是沉默的,但令人一看就心生忌惮。他只是站着什么都不需要做,就给人一种压迫感,像幽林深处出来的豹子。

        “早早阳飞”他朝她走了几步,也是迟疑地叫了一声,一直漠然的心绪突然躁动起来。

        这一声让她终于确定找对人了。她偷偷猛吸了一口气,微微点头,“是我。”

        等早阳飞点了这个头,这男人,也就是流川反而停了下来,不再往前走,就上下反反复复地打量起早阳飞,同时心里的躁动更澎湃了,真的是她可怎么可能她明明和16年前出现在他面前一模一样,牛仔裤,白线衫,头发到耳边,也没什么发型,跟一个身材单薄的国中男生没两样。

        早阳飞一下就看明白了流川眼里的怀疑,不由苦笑了一下,她也知道自己和16年前几乎一样太匪夷所思,但这没办法用一句话两句话解释清楚。

        他们这边互相打量着,那穿杏色连衣裙的女人也走了过来,与流川并肩而立,略带好奇地看着早阳飞,“你好,”

        近距离看到她,早阳飞的心往下坠得更疯狂了,但她不想理会这点,她只迫不及待地问,“你好,你是”

        “我是”她话音未落,肩膀就被流川环拥住。

        两个女人的心都情不自禁猛烈一跳。

        “忘了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妻子,美智子。美智子,这是我的,”他停了一下才说,“高中同学,早阳飞。”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并不看着美智子,而是一径盯着早阳飞。当他从早阳飞眼里看出急剧而生的痛苦时,心头立时就有了几分痛快。

        美智子先是惊讶地看着流川放在她肩上的手,接着极快抬头看向流川,等流川说完那番话后,她就神色自然地转头对早阳飞甜蜜地笑,“初次见面,您好。”

        早阳飞满嘴发苦,“呃,您好,您,您好,”她语无伦次地应和着,还差点就无意识地上去握手,踏前一步才惊醒过来,然后就绝望了一切都照噩梦里的所进行着,我是他妈的多得上天眷顾啊

        她偷偷握拳,用手心死命戳掌心,向美智子胡乱地笑,“哦,你们结婚了,挺,挺好的,那个,我就是刚好经过,经过,来看看流,流川,哦,不,看看你们,你们”

        正当她说着,他们的后面冲过来一个人影,“爸爸爸爸”奶声奶气的声音过后,一个到流川大腿根的红裙小女孩突然出现在流川和美智子之间,并且猛然抱住流川大腿,仰头继续奶声奶气地,“爸爸,冰机凌爸爸”

        三个大人直接被这孩子弄愣住,流川立刻看向早阳飞,只见早阳飞目光发直,死命盯着孩子,嘴里喃喃自语,“连孩子都有了啊,孩子,”

        下一秒,流川以为她就要哭时,她突然用力抹下眼睛,再次对他们笑了起来,“祝福你们,我先走了,再见。”

        说是走,早阳飞掉个头就跑了起来,非常快,好像背后有猛兽在追赶。

        流川楞了下,不敢相信她就这么走了。

        眼睁睁看她的背影越来越小,他的心好像被人一把攥住扭成了麻花,他又痛又慌,立刻拔腿就要追,哪知下一秒却被人拽住风衣衣角,

        他不解回头,又急又怒,

        美智子怯怯看着他,扶着红衣服小孩,“我们怎么办”

        “你们自己回去”流川心急如焚,说完就要去追,可衣角还是被拉着,

        流川再次回头,双眼已满是戾气,

        对上流川视线一刹那,美智子腿有点发软,但她没有放手,迎着他几乎要吃人的目光问,“她就是那个人流,流”

        不等她问完,流川一甩胳膊,脱掉外套就往前冲,那速度,有生以来最快。

        流川追过喷水池,却看不到人,几乎是立刻,心里的恐慌像春天的雪水汹涌而至,淹得他快要窒息,可他依然很冷静地四处察看地形,挑了喷水池正对面那条路跑过去。

        那条路很短,掩映在丰茂的树丛后头。当流川穿过树丛后,面前是一个小亭子,里面有一张长椅。

        那张长椅上正坐着他要找的人,早阳飞。

        他放下心中的大石,可还没等喘完完整一口气,就看到早阳飞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就又愣了一下。

        早阳飞把头埋在小男孩小小的肩膀里,闷声不吭。

        侧对着流川的小男孩坐在早阳飞的腿上,双手搂着早阳飞的脖颈,正轻声细语地说着,“妈妈,刚刚婆婆有给我吃”

        听到“妈妈”两个字,流川脑袋一下一片空白,接着脑子里来回就几个字,“早阳飞有孩子了早阳飞结婚了”她居然结婚生孩子了突然之间,他怒不可遏,冲过去一把拽住她的大手臂,力气大到生生把她拽了起来,“你结婚了”

        毫无准备的早阳光差点摔了怀里的小男孩,幸好小孩紧紧楼住她的脖颈。

        她心有余悸地单手搂住小男孩,这才转头怒视流川,“你疯了”

        流川已经听不进早阳飞任何话了,他只想从她嘴里听到她没有结婚,那个小男孩是假的。

        等看清流川眼底狰狞的怒意,早阳飞吓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成年的流川配上这样的表情,越发像个陌生人。

        察觉到早阳飞的退缩,流川抓着她的手臂又用力拉回,恶狠狠地一字一句,“你,结,婚,了”

        手臂痛得要死,还有流川语气的罪不可赦激起了早阳飞的怒气,让她一下不怕一副要吃人样的流川,再一想起刚才他和美智子并肩而立的那一幕,早阳飞心里瞬间充满了恨意,“是我结婚了我跟别人结婚了”

        “你”这回答如重锤击下,流川被击得动弹不得,只觉浑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动,转眼,浑身的血液又烧了起来,像沸腾的岩浆,他情不自禁加重手里的力道,仿佛那是早阳飞的脖子,“你怎么敢”

        “我怎么不敢我结婚关你什么事你是我谁啊”

        “你”流川睚眦欲裂。

        “你不也结婚了还有脸说我”早阳飞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是你一句话不说就走的一走16年”

        “又不是我自己想走的我是没办法没办法”

        两人有一瞬间的停顿,这才发现彼此都红了眼,一副想杀人的样子,

        “你”流川脑海依旧一片空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抓着早阳飞的手越抓越紧,有想要把她就这么抓死的冲动,

        尽管手臂痛得快裂开了,早阳飞也死命撑着,她现在不想跟流川说任何示弱的话。

        僵持间,原先被两人的争吵吓得紧搂着早阳飞脖颈的小孩偷偷转过来看流川,看了一会儿,他突然直起脖子,指着流川喊了一声,“爸爸”喊完,他还立刻去掰早阳飞的脸,激动地求证,“妈妈,妈妈,是爸爸吗是活的爸爸”

        因为小男孩的反应太过诡异,流川脑袋又是一片空白,什么叫活的爸爸还有,他为什么叫他爸爸

        他下意识地地看向小男孩,只见一开始还很害怕的小家伙一边不断掰早阳飞的脸,一边偷看他,满眼兴奋和好奇。

        只是,小孩的脸看着有点熟悉,好像哪里见过,流川心里一动,他再仔细看了看,丹凤眼,尖下巴,肤色白皙,头发柔顺盖住耳朵,哪里呢

        流川苦苦思索,早阳飞却冰火两重天,一方面手臂还剧痛着,另一面又不能为了置气对儿子否认,儿子盼这个爸爸真的盼了好久。

        为难再三,她终于对儿子点下了头,“嗯,是的,是爸爸。”说完,她没好气地挣动手臂,“放开快放开”

        同一时间,流川也想起在哪里看过这张脸了,这脸和他小时候的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

        他目瞪口呆地转头问早阳飞,“真的是我儿子”

        早阳飞一听就来气,“是的是的放手快放手”

        流川对她后半句置若罔闻,“你没有跟别人结婚”

        早阳飞不想回答,可是流川大有你不回答就不撒手的气势,她实在是太痛了,就没好气地怒目圆瞪,“是的,我没结婚没有你他妈的快放手”

        得到想要的答案,流川紧绷的心才松懈下来,手劲也跟着散掉,但他没有撒手,而是顺着手臂往下握住了早阳飞的手腕。

        等触摸到温暖的皮肤,流川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下一秒他就转头去看早阳飞,发现她也正盯着两人交握的手一脸呆愣。

        没想到隔了十几年,物是人非,这个小小的动作却存了下来。

        两个人不约而同心里发热,这股热气像一阵风吹过,安抚了各种翻腾的情绪。一等静下来,两人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更多的过去往事。

        两个大人安静地想心事,唯一的小朋友则兴奋地盯着流川看个不停,他见到活的爸爸了爸爸好高爸爸好白虽然爸爸看上去有点凶,可也比全息像里的好多了

        被小朋友一再探看,流川终于忍不住迎上他的视线。

        被流川一看,本来就容易害羞的小朋友,像受惊的小鹿,立刻缩到早阳飞的颈侧,但心里是兴奋的爸爸看我了爸爸看我了

        流川被他这反应弄得愣住这是我的儿子

        这真是我儿子冷静下来了,流川才发现不正常的地方,这小家伙看着也就3岁,可是他和早阳飞分开已经有十多年了而且他和早阳飞唯一一次能制造孩子的机会就16年前那次,想到这,他忍不住去问早阳飞,“这到底怎么回事”

        早阳飞不看他,只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来之前她就预料到这点,没办法,竣一的来历太不走寻常路,实在不能指责别人怀疑,“一下子说不清楚。反正是你儿子,就那次有的。”

        流川又看了小孩一眼,又恰巧和小孩偷看他的视线碰上,这次,看着那弧度都相似的狭长丹凤眼,流川心头的疑云稍微散了开,无论如何,这个小家伙和自己真的长得像。

        “叫什么”他问早阳飞。

        早阳飞不答,只是把小朋友搂高,凑近流川,鼓励他,“宝贝自己说。”

        小孩看着第一次见到的爸爸,羞答答地说,“我叫竣一,流川竣一。”

        “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胸口炸开,流川一脸震惊,“英俊的俊”“不是,是竣工,快点结束的竣。”“一期工程结束二期工程结束你好会想啊”

        过往那些私密的呢喃穿越时空一下荡到耳边,流川不由自主看向早阳飞。

        早阳飞却垂下眼帘,并不看他。

        作者有话说新的故事,换下视角,希望喜欢哟还有,感谢一直还在看
    以神之体,爱你,灌篮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就去看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以神之体,爱你,灌篮让更多书友知晓。
    Copyright © 2016 就去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