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陆 注 册

  • 《女皇大人的忠犬相公》第185章 树上的凝视,作者:程千雪
  • 大主宰 大圣传 完美世界 择天记

  • 玄幻小说
  • 修真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侦探小说
  • 网游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小说
  • 其他小说
  • 就去看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女皇大人的忠犬相公 > 第185章 树上的凝视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5章 树上的凝视

        越想越气,慕璃一脚踹到屁股下的树枝上,树枝顿时“咔擦”一声,后面半截在半空中吊着,要掉不掉的。

        这时,下面平缓的山坡脚下,倒在人堆里的马泼妇抖了抖眼皮,揉揉脑袋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

        往周围一看,“啊”

        马泼妇尖叫一声,站都没站稳就开始往人堆外跑。

        她竟然,竟然躺在人堆里

        “哎哟”一脚踩在裙子上,马泼妇噗通一声砸到砸到人堆边缘的一人肚子上,差点把人胃都砸出来了。

        马光棍儿“啊”一声抱着肚子坐起来,一把将马泼妇的油脑袋从肚子里抠出来,“搞什么”

        “你干了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马泼妇一从马光棍儿肚子里抬起头来,就立马瞪着眼睛抓住马光棍儿的手臂,有些愤恨、疯狂地问。

        “你在说什么”马光棍从地上站起来,从马泼妇的铁爪里挣脱出来,揉揉自己又酸又疼的肩膀,有些奇怪地问。

        “看到了,都看到了”马泼妇脸皮发抖,又气又急,“我都让你不要胡说八道了,你非要说,你就是想害死我”

        马光棍儿听她这么一说,一拍脑袋就往慕璃所在的这棵树下跑来。

        马泼妇一把抓住他,“你干什么去”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花家媳妇儿。是惦记花家媳妇儿能换粮食,还是嫌弃她现在是个毁了名声的黄脸婆

        马泼妇死死捏着马光棍儿的手腕,紧紧盯着他,大有一总只要在他眼中看到哪怕一丝一毫这类的想法,就要与他同归于尽的疯狂态度。

        马光棍儿被马泼妇拉着,被迫停下来,可不知道她有那么多想法。

        马光棍儿紧盯着慕璃所在的那棵树,在嘴唇前比了一个静声的动作。

        然而马泼妇却半点放手的意思都没有。

        当她是怕他情急之下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比如把花家媳妇儿给弄死了。

        马光棍只好转过头来安抚她,两手紧紧抓住马泼妇的肩膀,瞪着眼睛眼神凶狠地看着她,咬牙切齿地说“花家媳妇儿知道了,我必须让她闭嘴。”

        “呵。”马泼妇冷笑。

        说得这么一本正经的。要让花家媳妇儿闭嘴

        花家媳妇儿有什么可担心的

        那女人几百年不出门,又胆小如鼠。就算知道了他们的事情,也不敢说出去,有什么可怕的

        倒是下面那几个老头,他怎么不去收拾他们因为那几个老头是他请来的,他还要靠他们把他俩的事儿说出去,好达到他的目的

        难道他就一点儿不顾及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就因为被拒绝了,就非要做得这么绝吗

        “你到底有没有把公子放在心上”本来凶神恶煞的马泼妇突然红了眼圈,声音哽咽地问马光棍儿。

        马光棍儿有些奇怪地皱皱眉头,放开马泼妇,几步走到慕璃所在的那棵大树下,“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

        “那什么时候是时候”马泼妇对着马光棍儿的背影大吼,“故意把我扔在,扔在”说着说着声音颤抖了。

        马光棍儿奇怪地转过头来。

        “故意坏了我的名声,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我到底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现在你惦记的还没得到呢,心就野了”马泼妇冷笑着盯着他连珠带炮地质问,问得马光棍儿心里也有气了。

        他现在不就在补救吗

        抓住花家媳妇儿,这事儿就不会被传出去了。

        明明是她一直在阻拦他,现在又来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他还要在他亲叔叔,也就是马村长手底下讨生活呢,他不比她更不想他们的事情被传出去吗

        这么多年没有越界,一是因为马泼妇从来没有妥协过,二也是因为他怕招惹自己堂弟的媳妇儿的事儿被叔叔知道了,丢了铁饭碗。

        之前他答应了马泼妇出来找马破烂,想要悠哉悠哉在山里随便转几圈就回去交差。可没一会儿马泼妇就跟着跑出来了。

        才被村里人说了闲话,他正要趁着这个机会和马泼妇彻底捅破窗户纸,谁知道就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低呼躲在树上的花家媳妇儿听到了他们的交谈。

        他正要爬树去抓花家媳妇儿呢,就脖子一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他还心里有气呢。

        当时除了树上的花家媳妇儿,就只有她在他身后。不是她为了在花家媳妇儿面前撇清关系把他打晕的才有个鬼

        “你以为把我扔男人堆里坏了我的名声,我在村里过不下去了,就会屈服于你吗你做梦死也不会”

        马光棍儿还没回过神呢,马泼妇就大叫着往树上撞去。

        “不要”马光棍儿心慌地吼着,手快嘴一步,一下子挡在了马泼妇脑袋前。

        马泼妇卯足了劲儿一头撞上去,马光棍儿的手掌挡在她脑袋和树干之间,疼得脸都扭曲了。

        “你发什么疯,我什么时候把你扔在男人堆里了”马光棍气急败坏地问。

        马泼妇看着面前长满厚茧,还隐约有几条伤疤的手心,愣了一下,心里一阵后怕。

        转头看到马光棍儿恼怒的脸,马泼妇下意识指指山下乱七八糟堆在一堆的几个老头。

        马光棍儿皱皱眉头,“把话说清楚,他们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哪儿知道哪儿来的我只知道,你把我扔在,扔在”马泼妇说着,看到马光棍儿越来越黑的脸,有些不敢说了。难道不是他

        “之前花家媳妇儿听到我们的谈话了,你准备爬树去抓她。我怕她吓到了直接从树上摔下来摔死了,就去找大石头,用来砸树吓唬她,这样你就不用亲自上去了,可以直接在树下面接着她”马泼妇开始讲述自己所经历的。

        “然后呢”马光棍儿自认为一心一意对待马泼妇,被她怀疑了,心里不爽,臭着脸问。

        “然后”马泼妇想了想,指指树林中间下山的小路,“刚走到小路上,就后脑勺一痛,从上面滚下去了。”

        “嗯”有些出乎意料,马光棍儿围着马泼妇转了半圈,绕到她脑袋后面看看,果然有一个大包,“不是你怕花家媳妇儿说我俩的闲话,故意把我打晕了撇清关系的”

        “你胡说什么”马泼妇有些气愤,“咱儿子还没找到,我敢打你吗”

        如果不说后面半句,马光棍儿还因为错怪她了有些愧疚,听了后面半句,简直不想说话。

        如果不是马破烂还没找到,她还需要他帮忙找马破烂,还真有可能打晕他咯

        也是,就算不为了名声,就光独吞用花家媳妇儿换的粮食,马泼妇也真有可能会干这事儿。

        误会解除了,他们的晕倒之谜又出来了。

        如果说是花家媳妇儿干的,打死他们都不会信。

        所以,马光棍儿把视线放到了山脚几个昏迷过去的老头身上。

        他刚醒那会儿,就想着别让花家媳妇儿跑了,竟然生生忽略了这么几个大活人。

        “你在树下守着,我去看看。”马光棍儿丢下这句话,就自己往山下走了。

        这些老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不是那些村民在花家没有找到花家媳妇儿,就又跑上山了,正好看到他和马泼妇正准备抓花家媳妇儿。就偷偷把他和马泼妇打晕了,想独吞花家媳妇儿换来的粮食。

        而这几个老头,就是那些村民争斗时,斗败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能不声不响地打晕他和马泼妇,肯定是早就发现他们了。

        那么,他们有没有听到他向马泼妇表露心迹的话

        怀着惴惴的心情,马光棍儿快步跑下山,想要把几个老头打醒了审问事情的真相。

        马光棍儿翻起一个匍匐在地的老头,看到满脸的撞伤、划伤的时候,惊了一下。

        这些村民为了几斗米,真是不要命了。

        看在这老头伤得这么重的份儿上,先放过他吧。免得弄死了。

        又翻起一个人,还是浑身伤痕。

        再翻起一个人,仍旧满身伤痕。

        马光棍儿越翻越快,所有人翻完了,一个稍微好点儿的人都没看到。

        这些人,满身满脸都是泥,浑身是伤,根本不像村里那些老弱病残能打出来的。

        “喂”半山腰,马泼妇朝他喊了一声。

        马光棍儿手一抖,一个老头被他扔在地上,虚弱地“哎哟”地呻吟一声,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怎么了”马光棍儿脑袋懵懵的,无法思考。站在原地遥遥朝马泼妇对喊,后知后觉的想到,“是不是花家媳妇儿跑了”

        本来他刚想到,他们可能是被村里那些人打晕的之后,他心里基本就认定了,花家媳妇儿肯定已经被那些村民带走了。

        可心里还是存着一丝侥幸,或许这些人是因为别的原因打架的,他们只是被误伤了,他们根本没发现花家媳妇儿呢

        因此还是让马泼妇暂时留在树下守着。

        马泼妇突然着急地喊他,马光棍儿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了。

        是不是花家媳妇儿不在了

        “不是,”马泼妇回一声,又挥挥手,“不是,不是”

        呼

        马光棍儿长长舒了一口气。

        “没跑就没跑,激动什么”马光棍儿嘴里虽然这么说着,悬在半空中的心却缓缓放了下来。

        “不是。”马泼妇根本还没看花家媳妇儿还在不在树上,只是想起来一件事,“我好像知道这些老不死的哪里来的了。”

        “哪里来的”马光棍儿一下子来了兴趣。

        如果马泼妇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就可以肯定,他们没有听到他俩的对话,说不定也不知道花家媳妇儿藏在树上了。不然马泼妇肯定会提醒他的。

        “我晕倒滚下山坡之前,看到几个人从山上滚下来了。”马泼妇肯定地说。

        这马光棍儿就放心了。

        既然花家媳妇儿还在树上,这些老头为什么会从山上滚下来,就根本不关他们的事了。

        无名村村口。

        一群老弱病残被那个“被妖怪啃了脸”的陈老头吓跑之后,一个弓着身子,捂着鼻子的干瘦女人的身影鬼鬼祟祟从花家围墙后面摸出来。

        仔细看,可不就是早上被“傻胖组合”打得半死,跟着人群一起消失的陈家媳妇儿嘛。

        陈家媳妇儿被“傻丫”扇了几巴掌,到现在都还有些耳鸣。

        之前被“傻丫”和小野娃儿当众暴打,自觉没有面子,怕被人抓着盘问、嘲笑,在花家媳妇儿等三人被抓了之后,她仍旧爬在地上装晕。

        虽然耳鸣着,但是趴在地上,直接接触地面,很明显能感受到地面上人群在骚动。

        一直保持一个姿势趴着实在太累,于是偷偷把脸露出来偷偷看戏。然后就看到小胖墩儿等人在“傻丫”的带领下打了马破烂之后大摇大摆逃跑了。

        趁着一群人还闹哄哄地,她就偷偷摸摸跟在“傻丫”等人后面跟出来了。

        既然马泼妇抓了花家媳妇儿就能霸占用花家媳妇儿换的粮食,那她抓到了,岂不是就发财了

        实在是被“傻丫”打怕了,陈家媳妇儿只敢远远跟着。加上身上有伤走不快,她和慕璃等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因此陈家媳妇儿出破庙的事情并没有引起慕璃的注意。慕璃只当她是想趁人不注意,偷偷溜回家,免得被人看到了难堪。

        一开始离慕璃等人距离比较近的时候,陈家媳妇儿隐约听到他们讨论,说两个小恶魔要去长河郡。

        依着她对花家媳妇儿仅有的那么一点点了解,陈家媳妇儿也能猜到,花家媳妇儿是肯定不会离开无名村的。肯定会选择躲在家里靠两条狗保护。

        于是她一边在心里祈祷着,希望破庙里那些人晚些发现花家媳妇儿逃跑了、两个小恶魔早点离开花家媳妇儿,一边加快脚步跟上花家媳妇儿几人,希望能独自抓住那个娇娇弱弱的女人,拿去里长那里换几斗粮食。

        可没想到破庙里那些人怎么来得那么快,眼看着花家媳妇儿和小胖墩儿似乎开始商量散伙儿的事情了,山上就一阵地动山摇,后面一群人闹哄哄追上来了。

        身上痛,跑不快,她只好绕路。

        绕远路好不容易到了花家,就见花家门口已经闹起来了,她公公婆婆真被全村人针对呢。

        现在跳出去光听听花家门里的狗叫都心肝儿颤。
    女皇大人的忠犬相公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就去看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女皇大人的忠犬相公让更多书友知晓。
    Copyright © 2016 就去看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