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 陆 注 册

  • 《超神学院之雄兵连》九尾魅·涟漪泪,作者:王玉昊
  • 大主宰 大圣传 完美世界 择天记

  • 玄幻小说
  • 修真小说
  • 言情小说
  • 穿越小说
  • 侦探小说
  • 网游小说
  • 科幻小说
  • 灵异小说
  • 其他小说
  • 就去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神学院之雄兵连 > 九尾魅·涟漪泪
    关灯
    护眼
    字体:

    九尾魅·涟漪泪

        1

        苏小狸又被开除了,这已经是她这个月第三次因为脸蛋太好看而被老板不待见然而她对其中具体因素早已经见怪不怪身心麻木了。

        她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被那些土豪踢开,她明明都已经躺在床上准备接受做那大腹便便的老男人的小情人然后不愁吃喝一辈子了,可是最后一刻却莫名反感,而且是特别反感,以至于一时冲动踢得老板捂着下体满地打滚哭爹喊娘的要开除她。

        她沿着街边往回走,抱着自己的小行囊老板之前为了泡她而给她送的昂贵首饰和化妆品,她昂首挺胸,我行我素。

        路边不少人都看看她,看她被风吹得不整的衣裙,看她凌乱的一头黑瀑,妖艳的面孔,妖娆的身材。樱唇贝齿,嘴角还噙着一小撮头发。他们还看她长在头顶的那双小耳朵,尖尖的,毛茸茸的,如小狐狸的耳朵一般可爱。

        他们议论她是妖孽,是勾男人精魂的狐狸精。

        苏小狸先天畸形发育,长了一双狐狸耳。

        苏小狸先天没爹没娘她是这么对所有人说的。

        她唯一一点模糊的印象,就是很小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妖娆的中年女人将她送进了福利院,她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很心酸,哭了。

        她刚出生就和她的妈妈一同被那个高高大大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给抛弃了。男人离开病房时,对躺在床上虚弱的苏小狸妈妈说我早就不爱你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谁还会找一个黄脸婆做小情人养着。

        男人甩下一沓钱,关门而去。

        苏小狸的妈妈双手捂着那一沓纸,颤抖着,很伤心,但是她没法挽留他,她只是个小三。她看了眼旁边婴儿篮里啮指而睡的女儿,哭了。

        苏小狸的奶奶是个娼妓,妈妈是个小三,她没听说过自己有爸爸,她们家的女人永远背负着勾搭别的男人生活却早晚都会被抛弃的命。

        她的妈妈在精神错乱将她送进福利院之前,曾一度将那个男人的抛弃怪罪于她“都是因为怀了你我才老的这么快你毁了我”

        但妈妈还是养大了她,她哭着,戳着她的脸蛋说,等她长大了就要她还回来。

        她给她取名阿狸,和她姓苏。她希望她永远记着自己是狐狸精女儿的贱骨头,也记着那个狼心狗肺的臭男人。

        可是妈妈打她,还揪她的那双狐狸耳朵,她让她穿露着大腿肚脐胸口的小裙子去和学校里的小男孩玩耍,骗他们的钱带回家。然后妈妈会高兴的穿上柜子里珍贵的裙衣,去外面的酒吧和那些看见女人就两眼开花的男人们饮两杯廉价的酒。她把她一个人撇在家里,攥着那些钱,俯身摸着她的头说妈妈呀,就是这么过来的。

        苏小狸很愿意去骗男孩子们的钱,因为妈妈有了钱,喝了酒,醉得倒地不起,就不打她了。

        “阿狸妈妈对不起你”

        每次回喝醉回来妈妈都要躺在地板上说这句话。苏小狸发现过妈妈外面喝醉回来后胸口上的吻痕,还有大腿上的酒沫,可是她一点儿也不心疼她,她忘不了她打她时凶狠的模样,还有逼得她被街坊邻居们骂时的悲惨。

        “阿狸妈妈告诉你,男人不值得爱,你花他的钱,就是别爱他我们人老珠黄男人事业有成我们就成了累赘你知道吗男人全都没良心”

        “苏小狸她妈是个狐狸精她是个小狐狸精”

        每个人都这么评论她们母女。

        妈妈很没心没肺,对那些辱骂从来都是嗤之以鼻。可是回到家后她就会哭,诅咒那个抛弃她的男人去死

        苏小狸六岁那年,妈妈终于疯了,那天晚上在酒吧喝完酒回来她就精神崩溃了,她最终还是为了那个苏小狸一点印象都没有的父亲失去了所。

        妈妈还是很爱那个男人,即便他曾狠心抛弃了她。

        苏小狸很高兴,因为她终于要摆脱这个疯女人了

        可是在她被送进福利院时,她的妈妈抱着她哭了。

        “阿狸以后找个真男人”

        苏小狸看着妈妈忽然冷静有又忽然疯癫着离去。她已经不小妈妈没疯,她是不想要她了。

        2

        回到租屋中,太阳才刚斜过头顶。

        反锁上门,苏小狸脱了衣服,随手丢下,然后踩着满地的内衣丝袜迈进了洗手间。

        洗完了澡,清醒了,她简单换了身内衣就出来了。

        她打开电脑,点开直播,摁开旁边的小音响,抄起桌上的话筒,对着摄像孔疯狂地舞蹈了起来。

        她唱歌,唱男人都是混蛋,她舞蹈,卖力地扭动纤腰。

        很多女生为她点赞,说同病相怜。也有不少男人对她露出了丑恶的嘴脸,说着恶心的话。

        她突然哭了,扔掉话筒坐在地板上将头埋进了膝盖。

        电脑依旧开着,弹幕在流动,有人关心她,有人骂她矫情。

        十六岁的苏小狸曾真心爱过一个男孩子。

        他叫什么来着她已经忘了,因为她从来只过一天算一天,从不计较过去,也不担心未来,也因为那男生后来对她的伤害,使她不愿记住他的名字。

        那是她刚跑出福利院的时候,她还没懂得像现在这样凭借自己的脸蛋和肉相就能轻易找到工作,刚逃出来的她什么也不会除了欺骗男人。

        他是一个学生,不丑,不高,也不穷,总之是个再平淡无奇的不过的少年。

        可是他却勇敢的保护了她。

        那时候的苏小狸没法像她的呼叫妈妈那样勾勾手指头就可以轻松将男人们收拾得服服帖帖。

        那天她凭借记忆里妈妈做的样子,尝试去勾引路边一个开着进口超跑的青年,可是她穿的实在太破,即便十六岁的她已经魅惑天成,勾魂摄魄只是举止之间,但破烂的着装还是令她的形象分值大跌。

        那青年的保镖将她拦住,并视她为下贱的女人,对她拳打脚踢,下手毫不留情。街边的人迅速便围了过来,虽然在福利院隐匿了近十年,可人们依旧认得她的那双耳朵。

        “这不是那个狐狸精的女儿吗哎哟真是和她娘一样的贱骨头”

        “是呀是呀你看她都落魄成这样了,还勾引男人呢”

        人群里尖锐的谩骂字字扎心。

        苏小狸哭了,蜷缩在冰冷的街面,她求他们不要再打了,她还要靠着具身体和这副皮囊活下去,没了,她会死的。

        可谁会去救一个小三狐狸精的女儿,谁会愿意救一个从小就会用身体勾引男孩子的坏女孩。

        所有人都希望那几个黑衣人能打得再狠一点儿,好让他们出口当年自家孩子被她带坏的恶气。

        这时一个少年冲进了人群,他扑过去护住了蜷在地上打颤的苏小狸。

        “你们都瞎了吗她只是个女孩”男孩抬起头对围观的人怒喊,“她这样难道不是当初你们这些人非不给她们母女生路导致的是你们将她妈妈的错归咎在她身上是你们逼得她如今只能这样苟且的生存”

        所有人哑口了。

        开超跑的青年从旁边的人群挤进来,看到下属打了人,对着地上的苏小狸两人连声道歉。

        路人纷纷摇摆着手离去。

        青年开车带苏小狸和那个少年去了医院,给她上了药,还给她赔了不少费用。

        少年很排斥那青年的做法,他怒呵不需要这样的施舍。但是苏小狸却乐呵呵地接下了青年递过来的钱,好像完全忘了这人刚刚殴打她的那些男人的主子。

        “阿狸,你要过得有尊严”青年付了医疗费离开后,那个少年坐在床边双手托着苏小狸的肩膀说到。

        “你知道我名字你认识我啊可我不记得你了唉没办法,睡过的男生太多了,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苏小狸抱着膝盖端坐在病床上,嬉笑着,此时的她已经被那些护士洗的干干净净的,还穿着那名青年给她买来的新衣服。

        “看你刚才帮我的份儿上,我可以考虑把自己免费送你一晚哦不过钱就不能分给你了。”苏小狸心不在焉的将那一沓装进裙下的口袋,还说着大话,故意作出一副我很烂,我是个渣女的表情。

        少年愣住了,哑口无言。

        苏小狸记得妈妈在将她送进福利院时告诉她的话找个真男人。

        这个少年是个好人,她可以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他当苏小狸在用白天那个青年给的钱临时租来的房子里精心布置时,她心里笑靥如花。

        她还特地买了一套能将她的魅惑表现得淋漓尽致的短裙和鞋子穿上了妈妈说,女人证明自己真心爱一个男人的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他。

        晚上,少年如约来了,穿着一身小西装,脸上带着羞涩与腼腆。

        “我其实小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少年坐在苏小狸对面的沙发上,抓着头发,看起来很紧张。

        “你是好人,所以我愿意把自己交给你还有,其实我的身体没被别的男生碰过的”苏小狸很认真的说到,她的妈妈说过,男人总是很在乎一个女人的身体是否干净,是否被别的男人碰过。

        “说这个干嘛”少年脸红的滴血,那样善良的拘谨,使得苏小狸也红了脸。

        苏小狸买了酒,妈妈说都是她的妈妈教给她的,如何去爱自己爱的男人。

        然而实际上约会的进展并没有像苏小狸期待的那样顺利,从头至尾他们都拘谨羞涩笨手笨脚,少年没有像她期待的那样当她鼓起勇气坐在他怀里后他就会忍不住拥抱她、亲吻她、要了她。

        “没关系的”苏小狸脑袋轻枕在少年的胸口,微酣,“我只是想把自己给爱的人我不要你负责什么”

        苏小狸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句挤出来的。

        少年也喝醉了,抱着苏小狸,吻着她的小狐狸耳朵。

        苏小狸终于鼓起勇气抬起了头,将嘴唇朝少年凑了上去。

        少年的鼻息瞬间重了,颤抖着问“你不要我负责”

        “不要”苏小狸的心很痛,她希望自己喜欢的男孩能喜欢自己,能照顾她一辈子,可是她也不想强迫他什么。

        少年喘了几口粗气,粗鲁的推到了苏小狸,将她摁在沙发上,开始笨拙而粗暴的撕扯她的衣服。

        “我早就想上了你了”少年真的喝醉了,表情变得无比狰狞,“这么好的身体怎么能让给别人”

        “你你说什么”苏小狸猛地抓住了少年停留在她胸口的不轨的双手,吃惊地望着他。

        “我说我早就想上了你”少年狠劲儿扯开苏小狸胸口衣襟,恶臭的嘴唇不停地印在她的身体上。

        他疯了至少在坐在旁边沙发上低着头啜泣的苏小狸眼里是这样如果不是她用魅惑的能力令他致幻试探,自己恐怕真的就要毁在他手里了。

        这个虚伪的小人

        她对他的期望真的很高,她甚至不会怪他没有在幻境中抵抗住她的魅惑。但是他口中说出的那些恶心的话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的,她只是想让他亲口说出“其实我也喜欢你”或者哪怕只是“我觉得你挺好”这种生涩的话来也好,她只穿着薄薄的一件短裙,她是真的打算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他的

        “都是骗子”苏小狸狠狠揣了趴在沙发上幻想到已经侵占了她的身体的混蛋,烧了他的身份证以及各种重要证件,这才稍稍解气。

        她抓起他的西装外套裹在身上,穿上新买的高跟鞋,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老娘再也不信男人了

        十六岁的苏小狸将这句话作为了自己以后的人生格言。从此她只当男人是玩具,吃他们的,喝他们的,勾引他们,就是不让他们碰到他,她常常用魅惑能力让那些肥头大耳的愚蠢男人们去和地板茶几亲热,她觉得特解气。

        可是她始终找不到那个愿意真正爱她一辈子的男人,那些冠冕堂皇的君子们其实都是些卑鄙小人,满脑子都只想着怎么把她推到然后扒了她的衣服。

        后来每次苏小狸被那些男人赶走时她都告诉自己要是这个世上有哪个男人能真心爱我,那我就为他去死。

        3

        “国家安全局超神组”

        望着突然闯进家来的两位冷酷的墨镜男,坐在地上的苏小狸赶忙站了起来关了电脑。

        她揉了揉红湿的眼睛,露出对付任何男人都百试百灵的妩媚笑容“呃我就在网上跳跳舞做做视频这个应该不犯法吧”

        二十二岁,第一次,她苏小狸对男人的天生诱惑失灵了。

        二十二岁第一次,有俩男的居然不想和她滚床单而是要和她拯救世界

        可是他们居然说服了她

        “和我们去北之星吧,给你找个伟岸的真男人”

        这是他们对她的承诺,让她很难不动心,

        其实苏小狸想,不用那么夸张的,像你俩这样稍稍正经点的她也可以凑合的,她知道男人都没法儿在她面前表现得镇定,她注定是个遭人享欲的狐狸精。她过得太累,只想快点安稳下来。

        可是不然,她又一次被男人骗了。

        那俩个家伙带她来北之星哪里是给她找男人,分明是看她虽然贱命一条但好歹是个人与其烂在房子里白白浪费人力资源还不如将她丢到战场上凑个数

        她每天都在几万米的海泳和负重越野跑中度过,枪炮坦克,战机导弹她已经不是觉得这不是女孩子过的日子,这根本就不是人过得日子

        然而她又错了。

        他们告诉她,她还真不是人,从来不是,她就是一只狐狸,她那“先天畸形”的耳朵根本就是她本来的样子,妖娆放荡是她骨子里的基因,她就是只魅惑男人的战斗妖精,注定永远也得不到真爱。

        幸运的是,和她一起的,还有几个女孩子,她不再是活得最凄惨的人了。而且她也不想再回到以前那种靠出卖自己身体才能存活下去的日子,现在苦是苦了点,但好歹是正经工作啊

        她第一次体验到了以外重要的东西,比如,战友,比如,朋友,比如比如那只不食人间烟火的猴子。

        天知道她为什么要觉得那只猴子那么特别事实上他的确与众不同,他们叫他孙悟空,但他又不是西游记里的那个齐天大圣,他只是被神造出来的一个战斗机器,强大,而且有自己战斗的意义。可她就是对他有特别的电流。

        “孙大圣是孙大圣”她第一次见到他时,他们还不是朋友,他还混沌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见什么都看做是要吃他师傅的妖孽,要杀掉。

        他真笨啊,都不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孙悟空苏小狸觉得这只猴子真有趣。但是他真的太难以驯服,他很强,强到他们整个队伍都被打得七零八落,到了最后还是队伍里最有战斗潜力的一名战士和他谈判妥协。

        “如果,这是师父历经千辛万苦,西天取经,度化来的世界。那么,俺老孙定当拼命保护它。但是,还要去看看,还要去看看这是不是那个善良慈悲的世界。后会有期”

        当他帅气地撂下这样一番霸气的话,扛着金箍棒华丽转身离去时,站在地面上仰首而望的苏小狸痴了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因为她的美貌而多看她一眼,因为他的的确确只看了她一眼。

        那次他们擦肩而过,没能成为朋友。

        嗨,谁愿意和一只毛茸茸的猴子过一辈子啊何况他还是个有严重精神病的猴子。

        可是这只猴子偏偏不让她安心。

        因为他们没多久就又见面了。

        她很想问问自己,曾将各类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气势去哪儿了,说好的高冷呢

        “悟空大神,我好崇拜你”再次看到孙悟空,她殷勤的模样要多掉节操有多掉节操,就差直接变成小狐狸再给自己套上绳索哈哧哈哧跟着他跑了。

        孙悟空好像是第一次见到阿狸似的,一脸平定,却又好像跟她有几千年交情似的说到“他们没有唤起你一千年前的记忆么”

        “我一千年前”阿狸懵了,什么一千年前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啊难不成孙大圣和她祖奶奶什么的还有过一腿

        孙悟空沉默了,眼睛盯着阿狸脚下踩着的土地。许久,转身嘁笑“也好我的全部记忆都在西游记里,但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你。好好活下去”

        孙悟空翻着筋斗走了,带着阿狸的心一起。

        4

        你不该和我说那么多的,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一只对猴子毫无抵抗之力的狐狸接下来,每天除了训练,苏小狸都在拖着脑袋一个人躲着偷想这事儿。

        他不该和她成为战友的,也不该一次次救她这只没用的笨狐狸,该不该带她去你的花果山,告诉她他有多热爱那里,他更不该在她勇敢的说出我喜欢上你这只臭猴子的时候告诉她什么狗屁六根清净摒弃红尘

        “你就是根木头哦不是颗石头臭石头你就是颗没头没脑臭屁又自大的笨石头”苏小狸哭了,哭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痛彻心扉,可是他还是头也不回的在走。

        “弼马温臭猴子你就是看上观音菩萨了嫌我是只小妖精配不上你”这是她对他能说出来的最恶毒的话了,可能会让他讨厌她一辈子,但那样至少她能留在他心里一辈子啊。

        但是他回来后,她又怕了,可是她讨厌他含糊不清的解释。

        “你不爱我那你那么关心我干什么谁允许你救我了还有上次蕾娜只提了一次弼马温你就差点打死她,我骂你这么多遍你怎么不生气”

        “神志不清一个称呼不重要我还说你和观音菩萨有奸情呢对我就说了有本事你打我呀我就是要侮辱你的信仰怎么了,你用棍子打死我啊你不是斩妖除魔为己任吗,我放荡不羁勾搭男人我我吸他们阳气你不是最痛恨这样了吗,你打死我啊”

        “不许走给我回来”

        “你就是个骗子都是骗子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她用尽了自己能想到的能搞定男人的一切办法针对他,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可是他永远都是盘腿坐在那里不紧不慢地念着哦弥陀佛我佛慈悲

        “你就那么讨厌我嘛”

        苏小狸委屈的靠在那颗巨大的盘岩下,拨拉着旁边石缝里的一株狗尾巴草。孙悟空就在上面闭着眼睛打坐。

        “你爱俺老孙什么呢”孙悟空突然问她。

        “那你又爱佛什么呢”苏小狸扭着脖子歪头去看他,两只眼睛红红的,有点哽咽。可惜孙悟空闭着眼,看不到她为她他有多难过。

        “佛,法力无边,普度众生能让正气,传遍天地。”

        “你能睁开眼睛说话吗你不会是担心多看我两眼就把持不住佛心了吧”苏小狸还是在期待那样的机会,没准孙大圣多看她两眼就会接受她了。

        “万物皆有心,用心,一样可以看的明白,心定,便勿需眼。”

        苏小狸不禁苦笑,肩膀一松,软踏踏地靠回石头上了。

        “我干嘛要看上你啊造孽啊”

        “我们都在为各自的信仰而战,你,为了什么”

        “我”苏小狸手指不自觉地紧紧攥在了一起,她真想说我不为别的就为你而战。可是那样会一定会很可笑吧,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战斗是为了什么。大圣那么有智慧,怎会看不透她其实从来都没有过那种高尚的追求。从来到这里,她就只是为了找个真男人和她好好过一辈子,可现在男人没找到,还把自己的心让一只猴子给夺走了。

        “你能先告诉我一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活在这个世上是干嘛来了,一身没用的超级基因好像有我没有对这世界一点影响都没有”

        “不要轻贱了自己,你既存在,自然是有用的”孙悟空难得笑了,虽然满脸的毛,看得并不清晰,“没有你,雄兵连没法这么快走到今天这般昌盛。”

        苏小狸顿时兴奋了起来,站起来屁股挪到孙悟空旁边去了。不过她觉得是孙大圣作用大才对,如果雄兵连刚建立时没有他的帮忙,他们这一群废柴肯定早就不知被恶魔饕餮团灭了多少回了。

        “俺老孙一直知道自己不是西游记里的那个齐天大圣,这不假,但是,守护佛之根本的信仰却是实实在在印在俺老孙的脑袋里的,拯救这个信仰即将奔溃的世界,是俺老孙的使命。”

        “所以我们都只是棋子咯,一个个都是被人家制造出来拯救世界的工具”

        “可以这么说,但也不是这么回事。”

        “干嘛啊难怪人家老是用和尚念经形容人啰嗦大圣你能讲点和我一个位面的东西吗真听不懂,直接点说不行吗”

        “今生种种,皆是前生因果啊,”孙悟空忽然叹息,“等这场战争结束,我自会为你点化迷津的。”

        “好吧。”苏小狸笑笑是啊,说不定等战争结束了她还就真去了极乐世界呢她这么弱

        5

        可是战争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千年一晃过去了,可战争还没彻底结束。

        大家都在枪林弹雨的往前冲,打得头破血流,可是她的能力却一点用处都没有,难不成让她直接勾引外星人恶魔头子让人家退兵人家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啊

        苏小狸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因为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呢,她还不想死,她也不希望大圣死。她还不知道大圣口中的一千年前他们俩个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呢,他还不知道雄兵连找她这么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弱女子来有什么用呢是国家资源太多所以找人来消耗些好促进消费生产么

        然而有句形容狐狸的古话却一语成谶惹得一身骚。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只是去逗逗战友捡回来的小孩子却莫名奇妙被人打个半死也就算了,连孙大圣都失踪了,或许她就是个倒霉精,不论谁,即使有再强大的不死光环遇到了她以后也要变成喝凉水都会塞牙的倒霉蛋。

        可是更让她痛心的事还在后头孙大圣为了帮队伍找人,陪着死神去遥远的星系,可是他的消息丢了以后,队伍里却没有一个人提出来要找他,而且一个个都好像没这回事儿似的。

        “事分轻重缓急”

        这样合情合理让人无言反驳的解释,再配上动人的可怜表情,便是队伍给苏小狸的交代和解释。

        于是她整夜整夜都在流泪大圣,如果这就是你要守护的世界,那我只能告诉你四个字人心不古。

        战争仍未结束,战士们依旧在争执各自的理念,愈演愈烈。

        队伍已经不再那般重视她,他们察觉到了她欲做逃兵去追寻孙大圣踪迹的心思。她被任命防守大本营。队友在出任务,在见更多的人,经历更多的事,只有她在原地踏步。

        可她又不能走,万一她离开后大圣突然回来找不到怎么办她并不怕自己没有地方待,只怕没人要她了。

        可事实上谁会要她呢大家都有自己坚守的感情,孙大圣也在坚守自己的理念,只有她,从来不清楚自己究竟为什么而活。

        她真的只是想找个真爱而已,可是这样的想法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个卑贱的笑话,是低俗的,怎能和拯救世界相提并论。

        6

        两个月过去了。

        这天,苏小狸早早的便跑上了甲板。听他们说,那只臭猴子终于有消息了,今天就回来。

        她仰着脑袋凝望天空,在甲板上一站就是一整天。脖子麻了,眼睛也有点酸,很不舒服。她收回目光想放松一下,却发现首长不知什么时候便站在了自己旁边,身后还站着其他几名战友。

        “他本来是不存在的你爱上他,从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有圆满的结局。”首长盯着天空,目不转睛的对她说。

        他是说孙大圣吗

        苏小狸不禁有些想嘲笑这个不解风情的中年女人。他们这些人里,谁本来就是该存在的他们的出现,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至于会不会有圆满的结局她还真从没奢望能和大圣有结果,这种代价昂贵的梦,是她做不起的。她只是想趁他们还都在彼此的生命中时,好好的伴随他,珍惜每一秒精彩的过程。

        和首长情绪微妙的谈话刚结束,一道惊雷般的闷声便在天边响起。

        苏小狸很紧张,手指捏得发白,嘴唇咬的发青。她已经准备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提心吊胆,生怕那只笨猴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他从飞船里走出来了,健步矫移,就如他离去时那样波澜不惊。

        “孙大圣”

        苏小狸很忐忑,因为她是在他回来后第一个和他说话的人。

        “嗯。”

        可是他依旧只视她为平常人,就像他对待那些满脸泥巴血渍的黑乎乎的大兵一样。

        在他向首长报告任务的时候,苏小狸静静地立在旁边。她在忍耐,在克制自己的愤怒,努力不去看首长对大圣的那种平静的表情。

        因为和大圣一起出任务的那个大神才是所有人在关心的。

        她看到大圣一个静静的走开了,静静的。所有人都在围着大神转,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离开。

        “大圣你带我回花果山吧,”苏小狸追上他的脚步,尾随在他后面,“我听你讲佛法。”

        然而孙悟空的回答却令她大吃一惊“我刚才正在考虑要不要和你说这件事。”

        苏小狸觉得心里头有只调皮的小鹿在跳大圣和她想到一块儿去了,他们心有灵犀唉

        “我们是银河之力和天使之王的替补”孙悟空抬手指了指晴朗的天空,“它告诉我的。”

        “什,什么意思不明白”苏小狸诚实的晃了晃脑袋。

        “我们眼下这场胶着不下的战争,其实并不是主导。在另一个纬度的位面,那里才是主战场,而我们这些神,人,妖,都是被波及到的。那是一场蓄谋了几万年的计划,直到恶魔,饕餮和天使那些家伙来到地球,直到诸神都被牵扯进来计划才真正开始我们掌控不了自己的命,因为那个位面的东西操纵着我们这个纬度里的一切除非,放弃自己的命。”

        苏小狸望着大圣,突然笑了,这样正经的话从这只泼皮猴子嘴里讲出来还真是有趣。

        她回头,看到首长和队友们正拥簇着那个大神离开甲板,首长对那个神的话很感兴趣。

        “需要我们做什么”苏小狸很干脆。

        “这两个月你变化了不少。”

        “原来大圣你也会有解人情的时候啊。”

        “是时间,时间遇到了大麻烦它在找能帮他赢得战争的人它选中了银河之力和天使之王的爱,以及你你”

        “哈大圣你脸红了”苏小狸突然怪叫,然后乐呵呵跑回宿舍收拾自己东西去了。

        7

        回到花果山,孙悟空依旧坐在那磐石上打坐,而苏小狸就靠在石头边上啃着桃子。

        “如果葛小伦和彦成功了,那我们是不是就什么用处也没有了。”

        “他们很可能会放弃命运选择平凡一生。”

        “那万一他们接受了时光赐予的使命呢”苏小狸追问。

        “那俺老孙就可以天天呆在这儿吃桃子了”

        “那如果时光最终选择了我们呢”苏小狸自己也觉得她今天似乎问的太多了,可是她担心啊,这是关乎孙大圣能不能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大事

        “我们会离开这里,去往时间纬度的位面。”

        “那大圣你是爱我咯”苏小狸俏皮地一笑,两只小耳朵动了动。

        孙悟空双手伏在膝盖上,眼睛盯着在磐石旁顽强生长的草丛,搓了搓掌“是。”

        苏小狸手里捏着的啃了一半儿的桃子咕咚一下滚了下去,她眨了眨眼睛,仔细去观察孙悟空的表情,确信自己刚刚不是听错了。

        “真的呀我就知道你是假正经呸呸呸我就知道你是放不下面子来哈哈”

        “阿狸,是这样”孙悟空示意苏小狸冷静下来,他依旧盘着腿,“所谓爱,其实可以分很多种佛也会爱但不管哪一种,它们都有一个通性,那就是,这是一种连接某些人之间的奇妙感情,能支持着人变得更强。所以,俺老孙对你只如佛爱千灵一样,是平静的爱。”

        “略略”苏小狸不知如何接下这只死板笨猴子的话,他真是一点儿也不懂得女孩子的心,不知道稍稍满足她的虚荣心。

        “在俺老孙还是天地灵石之时,你曾在俺老孙旁边修炼过五百年不过那都是在神话世界里几万年前的事了。”

        “可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只有二十来岁啊,那之前我们不可能见过的。”

        “不可能是不可能的事”孙悟空的心态静如止水。

        “好吧”苏小狸自觉说不过他,便放弃,“你继续。”

        “大概两千年前吧太久,记不清了,那时俺老孙就已经曾被人从神话的禁锢中释放出来过一次,击退了那个暴戾的太阳神那是也正是在那时,俺老孙见到了真正的你阿狸那时候你是在一个小镇上卖包子你的包子很好吃,俺老孙现在还记得。”

        “明白了你是说我曾有段记忆被封闭了”

        “是的一千年前见俺老孙再一次被人从神话中唤醒,参加第二次保卫地球的战争,那也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不过那时候你的确只有二十几岁,但是你的灵魂早已经在这个宇宙空间飘荡了数千年。我们都是从一个时空到另一个时空,不停地穿梭。”

        “那孙大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真实年龄已经和你一样,有几万岁了”

        “是的,但是我们有真正交集的,只有最近的两千年,至于几万年前,我们还在神话的世界里,所以你在俺老孙身边修炼的那五百年,俺老孙对其只有感知,却并没有太多意识。”

        “哦”此时苏小狸已经不知再多说什么才好了,她荡着小腿,膝盖夹着双手,偷瞟着旁边定若磐石的孙大圣,紧张得呼吸紊乱。

        “所以你需要明白,爱并不只有儿女情长一种。”

        “那大圣,你觉得葛小伦和彦呢”

        孙悟空没有立即回答,他手指轻弹,插进座下的磐石里,挖起一小块碎石。

        他突然站了起来,将那块石头捏碎,对这拳眼轻吹一口气,让石粉飘散天地间“嗯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这大概就是他们一直爱的方式。”

        “好像没听懂”虽然不好意思在大圣面前表现得呆笨,但苏小狸还是老老实实承认了。

        “银河之力正是太过宠爱天使之王,所以才宁选择背叛队伍也要拯救她,他们之所以爱得痛苦,正是因为他太过于执着,什么都放不下。”

        “那就是和其他人说的一样,他们从一开始就爱错了可是这一千年来还是有很多信徒在传颂他们的佳话啊”

        “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他们爱的没错,错的是这个世界他们爱的也错,错在相爱在这个世界。”

        “那你又是怎样爱我的呢”苏小狸又问。

        孙悟空将双手摊开,敞怀风中“缘为冰,我将冰拥在怀中;冰化了,我才发现缘没了笑着着应对,不去埋怨,悠然,随心,随性,随缘。”

        “好吧感觉被忽悠了”苏小狸小声嘀咕,又忍不住问,“那如果我们都没有死,你会一直这样待我吗”

        “承诺只怕锦书难托,一念执着,换三生迷离烟火这也是银河之力爱的又一错,”孙悟空刚解释完,突然朗朗大笑,“一生多情愁,来回多紧锁,燃烧的福祸,忘记你我”

        “这句我听明白了,你是借葛小伦的教材告诉我话不要太满对吧”苏小狸终于听懂了一句,顿时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你不想轻易对我许下承诺,怕兑现不了是吗”

        “嗯太轻浮的爱,受伤的往往是被爱的人。”

        “哦明白了明白了,”苏小狸突然站了起来,一脸释然,“终于明白了原来你是这么爱我的啊”

        “好了,今天就讲这些”孙悟空又盘腿坐回了磐石上,“我要颂经了,你请便。”

        “那好吧,你先忙”苏小狸转身跳下巨石,走远了,忽然又回头,“他们都去另一个星系找葛小伦和彦去了所以我就不走了,我想留在这儿吃桃子听你讲经你这里的桃子真的很好吃”

        孙悟空没有说话,只朝她摊开一只手,从身前轻轻划过请便。

        8

        那场明争暗斗酝酿数万年持续一千年的战争,最后还是以雄兵连的胜利告终。

        当靠花果山桃树下的苏小狸接收到从外太空射来的这个信号时,心里默默为战友们祝福了一段。

        她手里捧着一颗不仅大而且水甜的桃子,咬着,一会儿优雅动人,一会儿又学着孙悟空的样子粗鲁地啃“终于结束啦祝你们都幸福也祝我幸福”

        是啊,她得给自己送上一段祝福才行。她没有故事里的那种主角光环,不像葛小伦那样从一开始就有一个注定不平凡的人生原来,她还是挺向往葛小伦那种轰轰烈烈的爱情的那多羡人啊九死一生百转轮回才和天使彦牵手。可是她现在又不了,她觉得,虽然和大圣这样平静的“爱”看起来有些假,但也照样能撩人心魄。

        她生就是个小角色的命吧,一只小狐狸。在还有价值的时候,能和那些永远是主角的家伙们掺和在一起,随着他们并排冲刺在炮火中,虽然永远奔走在最不起眼的边缘,没法跟永远奔跑在中间的主角们争秀,但好歹也是在参加战斗,也会被一些人留意并铭记在心。可等到主角们一个个都变强时,她就会被甩在后头,直到被遗忘在荒野野岭,不会人回头看她事实上,谁会注意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有没有跟丢

        可是她从来都不是在追随主角们的脚步,她依旧没命的向着炮火冲刺,只是因为在队伍的另一端有一只和她一样的永远成不了主角的傻猴子也在坚持着奔跑。

        苏小狸明白,他们才是一类人。

        狐狸和猴子。

        那只猴子当然要比她这只瘦弱的小狐狸跑的远多啦,因为队伍里没有谁能像她这样弱到早早便被甩开。

        可是她必须得坚持再跑一段距离。至于要跑多久呢等到那只猴子也终于被主角们抛弃了就可以啦因为那时候,她才能够有资格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喘着粗气,倚着他的肩膀说“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你也不是”

        剩下就是她这只小狐狸和那只本猴子一起牵着手,立在原地,注着视曾经的战友们一个个远去。

        “好像大家都不记得彦了”苏小狸直径走向在磐石上静心打坐的孙悟空,告诉他她接收到的最新消息。

        “连葛小伦都不记得了到底是我记错了还是她被大家遗忘了大圣你记得这个人吗”

        “有人需要她的存在,那她就是存在的反之,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任何物需要她的存在,那她就是不存在的你看,”孙悟空又一次伸手抠掉了石座上的一块碎石,“这块石头,很小,扔掉它,对整颗磐石并没有多少影响,所以我们现在就扔掉它”

        大圣甩手将小石块远远丢了出去,然后在又从刚才那个位置重新抠了一块下来捏在手里。

        “你再看,”他给阿狸指磐石上的那个小小的坑,“还完整吗”

        “不完整了”阿狸感觉自己被当做幼稚园小孩对待了

        “我们这再扔掉它。”大圣再一次将手里的小石块甩飞了出去。

        “没了”孙悟空张开十指将双手伸给苏小狸看,“这整块石头也不完整了你现在心痛吗”

        苏小狸甩了甩脑袋“不,心疼一块破石头干嘛”

        “很好”孙悟空笑了笑,他意念一动,幻化出了三个分身,皆背对着他坐在磐石边上了,只留出那块被抠出坑的地方指给阿狸,“你过来,坐这里。”

        阿狸配合的坐了上去,却硌得嘶了口冷气,直揉屁股。

        “舒服吗”

        “当然不了”苏小狸真想转身瞪这臭猴子一眼,就问你记不记得彦那个人,啰嗦这么多还有这石头上的坑也太硌屁股了。

        孙悟空收回分身,有指着旁边平整的位置“你现在坐到这里。”

        “不用坐了,我知道,坐那里肯定不难受。”苏小狸直接跳到磐石底下去了,疼得现在还在揉屁股。

        “那俺老孙现在要求你去捡回我刚刚丢出去的那两块石头来补全这个坑,你会去吗”

        “如果我还要坐在那个坑上,就得捡回来,如果不坐,就不用。”苏小狸脚底下没有动,只证明自己的智商并不是三岁小孩。

        “嗯,”孙悟空笑了,“一沙一世界。”

        “哦我明白了”苏小狸突然惊叫到,“所以,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存在过彦这个人,完全取决于还有没有人必须记得她可是说到底大圣,我问你的是你记不记得这个人啊你给我说这么多浪费啊。”

        “记得,银河之力费尽心血一直在拯救的一个女神”

        “哦哦果然我就知道肯定是葛小伦那个家伙又捅了什么篓子导致彦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所以大家都不记得她了不过那为什么我们还记得她啊连葛小伦那么在她乎的人,现在都已经不记得她了。”

        “她到底存不存在,于我们并没有影响,所以记得不记得,又有什么关系呢”

        “哦,这下全明白了还有啊,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到你抱我了。”苏小狸脸上表情的画风忽然变了,充满了戏谑。

        不出苏小狸预料,孙悟空顿时一脸错愕

        然后就变成了哭笑不得“看来它已经等不及了”

        “什,什么”苏小狸看着孙悟空脸上从未出现过的表情,满脸难以置信。

        孙悟空再没说话,他跳到地上,站在苏小狸身边,转身对准那磐石一记重拳。

        “喀嚓”

        石头上面,一道道裂纹从孙悟空的拳峰曼延开。

        “这是”苏小狸傻愣了,因为她看到许多细微的蓝色光束从那些裂缝里射了出来。

        “时光的秘密”孙悟空后退一步,离开了石头,却令苏小狸难以置信一只胳膊将她揽进了怀里。

        “走了”

        或许是做梦吧再要不就是疯了苏小狸歪头看着那张毛茸茸的脸深情的就像酒吧泡妞的小流氓用的那种眼神突然觉得眼下画风诡异的不是一般。

        她发现自己和孙悟空都变成了幽蓝色的磷光形态,他还是那个样子,一脸平定,不过她的情况貌似不太好

        她尾巴露怎么出来了还有她她怎么完全变成狐狸模样了她妖娆迷人的身材呢嘴巴上怎么长胡须了好多毛啊呜呜好丑毁容啊

        孙悟空抱着她腾飞向了天空。他指着脚下的花果山旅游景区“你看下面。”

        苏小狸将脑袋探出孙悟空怀里,往下瞅了一眼。

        好多桃树,好多桃子

        “以前光顾着吃桃,都没怎么注意到唉”

        孙悟空露出有点心累的表情“再看”

        “哦你说那只趴在石头边上睡觉的小狐狸呀”

        超神学院之雄兵连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本章完
    超神学院之雄兵连最新章节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就去看小说网只是为了宣传超神学院之雄兵连让更多书友知晓。
    Copyright © 2016 就去看小说网